作者:冷沦和璧

“我这清白身躯,被你们看的清清楚楚,我以后怎么做人啊。”他一脸生无可恋,提着裤子,转身就跑,心底则是怦怦加速跳动,背后全是冷汗,暗道还好自己反应快,不然就危险了。

作者:夫余宏深

“我们只是演戏。”林昆冷冷的道:“你没必要向我解释这么多。”